人妻房间里的喘息声_屁股撅起来趴在办公桌

他当然不会傻到现在碰刘爱芳了,她说的不错,陈帅随时都有可能进来,与其这么紧张,还不如趁着现在占占便宜,剩下的,等到晚上陈帅喝醉了再办,也不迟呀!


    “你什么意思……”


    刘爱芳紧张地问。


    “呵呵,别装傻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老张阴笑了一声,几步走到了刘爱芳的身边,扯着她拉到了洗菜池子前面。


    “我帮你洗菜!”


    老张话音刚落,双手已经从刘爱芳的小蛮腰两侧滑到了前面,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她纤细的手指,伸进了冰凉的水池中!

“啊!”


    刘爱芳惊叫了一声,急忙想要躲开,可老张先发制人,已经死死的钳住了刘爱芳的手,让她无处可躲。


    “你……你先松开我!”


    刘爱芳惊慌失措的挣扎着,可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根本挣脱不了,老张反倒是越来越用力,干脆直接用身子死死的压住了她的小蛮腰,免得她再四处乱晃。


    同时老张又恶狠狠的威胁道:

刘爱芳有些疑惑,为什么陈帅的手变得有些粗糙?


    低头一瞧,怎么连衣服也换了一身?


 文学

    “老公,你……”


    刘爱芳疑惑的转过头,可看到的哪里是自己的老公陈帅,而是一脸色眯眯的老张!


    “啊!”


    刘爱芳吓得头皮发麻,奋力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老张的束缚!


    可老张死死攥住刘爱芳的手腕,她根本就挣脱不得,老张的呼吸声都又粗重,又急促,干脆直接将她推着压到了灶台上,准备发起攻势!


    “你……你干什么!我老公还在家呢!”


    刘爱芳大惊失色,脸色惨白,惊慌不已的看着老张,慌乱的说。


    “你老公早出去买菜了,家里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赶快履行你对我的承诺吧!”


    老张兴奋不已,已经腾出一只手,开始解裤带了。


    “不行!你放开我!这都过去几天了,早就不作数了!”


    刘爱芳趁着老张松神儿的时候,一把挣脱,转身拼命要逃走。


    可门儿还没出去呢,就被老张一把抓了回来!


    “怎么着,你难道想赖账?别忘了,视频还在我的手上!”


    老张恶狠狠的威胁。


    “你!”


    刘爱芳又气又急,惊慌之下,竟然飙出几颗热泪来,更显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让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蹂躏!


    “你和陈帅说要搬走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不从我?我告诉你,你如果敢搬走的话,我不仅要把视频给你的老公,还要放在网上,让别人好好地认识认识,你到底是什么货色!”


    一想到刘爱芳在自己面前,装清纯高傲的样子,老张就来气。


    要是相当女表,就称职一点儿,别既当了女表,又想立牌坊!


    “你太过分了!”


    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刘爱芳无助的靠在墙上飙泪。


    老张心中一软,放缓了语气,柔声道:


    “小刘,你上次都已经答应我了,我今天来找你,只不过是要你履行上次的承诺罢了,怎么就成我过分了?你放心,如果你满足我,从今天开始,我就销毁那段视频,再也不提这件事儿了!”


    刘爱芳抬起眼眸,死死的咬着嘴唇,迟疑的问:


    “你说的是真的?”

视频如果一直在老张的手里,她就会一直遭受老张的威胁,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拿到视频,或者……直接销毁!


    刘爱芳迟疑的看着老张,陷入了纠结。


    答应他,还是不答应?


    要是不答应的话,老张如果真的把视频放在网上,被同事和家人看到了,她这一辈子,就彻底的毁了!


    可是如果答应,完事儿之后,老张赖账怎么办?


    思虑许久,刘爱芳越是想,心中就越是慌乱不已,她几乎要崩溃了,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老张主动往后退了几步,和刘爱芳拉开了一定的距离,笑望着她,幽幽的说:


    “我给你5分钟时间,好好地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投入我的怀抱?”


    “我……”


    陈帅不知道下楼去哪里买菜了,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时间紧迫,急的刘爱芳脑袋里面乱成一团麻。


    老张低头,耐心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干脆直接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笑盈盈的望着焦急如焚的刘爱芳。


    美人就是美人啊,一举一动,甚至随随便便做出来的表情,都是那么的勾人。


    “还剩一分钟了。”


    老张扬了扬手腕上的表,饱含深意的微笑着提醒。


    没想到五分钟的时间,在这一刻竟然这么短!可这剩下的一分钟,又好似一年那么漫长。


    情急之下,刘爱芳的脑袋,就好似被雨淋湿的锁头一样上了锈,只得屈辱的点了点头,答应道:


    “好……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老张一挑眉。


    呦呵,又和老子玩儿这套是不是?


    “呵呵,小刘啊,这你不用担心。不就是措施吗?”


    老张直接打断了刘爱芳的话,伸出手,从后屁股兜儿里面,掏出了一个正方形的小薄片儿,得意的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你看,经过你上一次的提醒啊,我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小刘这孩子,看似老实巴交,含蓄内敛的,可鬼主意多得很,总是逮住机会钻空子。


    上次被钻过空子,失去好机会的老张,这一次果断准备好了东西,免得被色心占领心智,再一次的被刘爱芳逃过去。


    看到那小正方形,刘爱芳的脸都吓得一白,无措的往后退了几步,可身后却无路可退,她的身子重重的撞到了身后的灶台上,险些摔倒。


    “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爱芳急忙辩解。


    “哦?你改变主意,不需要措施了?”


    老张摩挲着手心儿,嘿嘿笑着说。


    “不是!我……我是说,你要先把视频毁掉,我才……才能答应你!要不然我怎么能相信你?如果你到时候不肯毁掉的话,继续用它要挟我,怎么办?”


    刘爱芳又气又急,倒抽了一口冷气,说话都语无轮次起来。


    “嘿嘿嘿,你放心吧,你张叔我做人还是有底线的,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既然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反悔的。”


    老张当然不可能现在就毁掉视频了,刘爱芳这小丫头也不傻,到时候自己手中没了物证,她再不肯承认,那不就得不偿失了?


    刘爱芳支支吾吾,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老张却失去了耐心,摆了摆手,不耐烦的说:


    “行了行了,别废话那么多了,我看你就是在拖延时间!趁着陈帅还没回来,抓紧开始吧!”


    老张一个虎扑,窜到刘爱芳的面前,身子紧紧地贴在了那具让他朝思暮想的身体上。


    刘爱芳吓得花容失色,脑袋‘哐’的一下,撞到了油烟机上,疼的她眼角顿时一红。


    老张根本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心全都扑在刘爱芳那柔软窈窕的身段上,一只手死死的掐着她的小蛮腰,另外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进了衣服里,用力揉捏着柔软的凸起。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小刘,你勾引张叔都勾引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好好让张叔解解馋了!”


    老张腾出一只手,抓起那只小正方形,塞进了刘爱芳的手中。


    “快点儿,打开替我带上!”


    老张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手,解着刘爱芳的牛仔裤扣子,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手颤抖着一直都解不开,干脆猛地一扯,扣子顿时被嘣开了,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弹出去老远。


    刘爱芳心知今天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过这一劫,只得含泪闭上了眼睛,抓着措施的手,死死的捏着,手心儿都勒出了深深地划痕。


    “个姥姥的,非要穿这么费事儿的东西!”


    老张粗鲁的将牛仔裤褪到了刘爱芳的脚边儿,看着她身上穿着的白色小吊带,也觉得碍事儿的紧,直接推到了最上面,挂在了刘爱芳的脖子上。


    黑色的半透明蕾丝内衣,赫然出现在视野之中,包裹着那呼之浴出的柔软,让老张迫不及待的把手按了上去!


    呼……


    这美妙的感觉!


    好像刚出锅的馒头一样,又白皙,又细嫩,柔软的轻轻一掐,就好似能滴出水来!


    老张心头狂跳,手指捏住内衣的边角,往上一拉,小葡萄调皮的蹦了出来,在老张的眼前一晃一晃的,诱人极了!


    “不……别……别碰那里!”


    刘爱芳浑身紧绷,急忙用手抓住内衣往下扯,想要遮羞。


    可老张却一把掐住了她的手腕,力气竟然比年轻的小伙儿还要大!


    补品就在眼前了,老张的精神气儿,也被灌的满满的,几乎马上要溢出来,力气能不大吗!


    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老张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说:


    “不碰?那可由不得你说了算了!”


    不过老张却没着急吃葡萄,而是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按了按那凸起的小点点。


    “嗯……别……求你了,放开我!”


    刘爱芳别过头,死死的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那感觉,实在是太耻辱!


    老张心中自然有他的盘算。


    这刘爱芳之前可没少在自己的面前装高冷,装清纯,今天抓住机会,可要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放开你?想让我放开,你就抓紧给我把措施戴好,要不然……我也不介意,那东西留在你的身体里。”


    老张威胁道。

“不!不行……不行!”


    刘爱芳后背一凉,急忙摆了摆手,一脸恳求的望着老张,眼圈儿一红,眼泪又要落下来。


    “你千万不能那么做!要是被陈帅知道了,一定会和我离婚的!我求求你,不要破坏我的家庭!”


    听到刘爱芳的话,老张忍不住蹙了蹙眉。


    破坏她的家庭?呵呵,依我看啊,破坏她家庭的人,是她自己吧!


    要不是她出轨在先,被老张撞见了,如何能受到老张的威胁?如果没有那件事儿的话,或许现在老张还认为刘爱芳是一个既高冷,又顾家的好女人呢。


    多余的话老张并不想说,不过她一看到自己,就哭哭啼啼的样子,实在是惹人心烦。


    “你别总是在我面前哭来哭去的,弄得好像你多委屈一样。”


    老张不满的说,吓得刘爱芳顿时噤了声,不敢再吭声了,胡乱的摸了一把脸上的泪。


    刘爱芳并未化妆,哭的眼圈儿红红的,发丝也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而显得凌乱不堪。


    即便是这样,依然掩盖不住她的美,让老张更升起一股想要狠狠的欺负一番的浴望!


    刘爱芳绝望至极,只好将死死的攥在手心儿里的东西拿出来,正准备撕开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


    “叮铃铃”


    刘爱芳和老张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是……是陈帅回来了!我去开门!”


    刘爱芳大喜过望,可在老张的面前,也不敢表现的太多,收敛了情绪之后,急忙将裤子和衣服穿好,整理整齐后,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老张恶狠狠的盯着刘爱芳离去的背影。


    “跑,尽管跑吧!今天晚上不让我好好地尝一尝你的味道,休想让我离开你的家门半步!”


    老张冷哼了一声,从厨房走出去,果然看到陈帅两手拎着满满当当的超市购物袋,走了进来。


    “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刘爱芳装作没事儿人一样的,和陈帅说着话,余光却一直在提防着老张,免得他突然对自己做些什么。


    “张叔说把房费给我们降到五百,人家对我们小夫妻这么好,我们今天,可要好好地招待招待人家!”


    陈帅笑着说。


    刘爱芳浑身紧绷,只觉得一阵晕眩。没想到他打的竟然是这个主意!怪不得无论怎么说,陈帅都不想搬走!


    “呵呵,陈帅,你别这么客气了。”


    老张接过陈帅递过来的一打啤酒,暗中对刘爱芳使了一个得意的眼神儿。


    今天晚上,等到把陈帅喝的醉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时候,就是刘爱芳成为自己囊中之物的那一刻!


    刘爱芳又惊又惧,急忙拎着东西,走到了厨房里。


    陈帅和老张一起,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儿。


    看着茶几上厚厚一摞的文件,老张好奇的问:


    “陈帅,你的工作是不是很忙啊?上一次吃饭,你就说你去忙工作了。现在又弄了一摞子书回家看?”


    “呵呵,是啊张叔,这不是正在上升期嘛,加班什么的都是常事儿,多努力努力,工资也能开多一些,我也不希望,小芳跟在我身边,陪我吃苦。”


    陈帅提到刘爱芳的时候,总是一脸的幸福,让老张羡慕之余,忍不住为陈帅打抱不平。


    多好的一个男人啊,又顾家,又疼妻子,又上进,刘爱芳这个小浪货,竟然还和那个眼镜男搞在了一起!


    哦?难道说刘爱芳是因为陈帅总是加班,冷落了她,又受不了外面的诱惑,所以才决定出轨的?


    “我最近一直在加班,都没什么时间回家住,其实我不在家的时候,也挺担心小芳的。张叔,小芳还麻烦你能替我多照顾照顾。”


    陈帅言辞恳切,老张自然乐不得的答应。


    照顾,也分很多种的嘛,是不是?嘿嘿嘿。


    不过陈帅这么担心刘爱芳,那可真的是多余了,他不在家的时候,不知道那个眼镜男把他年轻貌美的妻子,‘照顾’的有多好!


    浴望得到了满足,气色也好了,身段也苗条了,陈帅没看出来吗?


    “呼……张叔,今天外面实在是太热了,我去冲个凉,你不介意吧?”


    出去买了一趟菜,又拎着这么多的东西爬楼回家,陈帅的身上,早就已经黏腻的难受了,聊了几句,实在是忍不了,小心翼翼的提了一嘴。


    “当然不介意!你去吧!别和张叔见外!”


    老张急忙站起身,笑着和陈帅说:


    “我去厨房看看,小刘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


    得到了陈帅的同意,老张就这么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厨房门口,‘啪嗒’一声,将门给打开了。


    刘爱芳正洗菜呢,听到声音,警惕的转过身子,回头看了一眼。


    本以为进来帮自己的,会是她的老公陈帅,可没有想到,又看到了老张那恶魔一般的面孔!


    老张猥琐一笑,转身将门落了锁,狭小的空间里,此时此刻,就剩下老张和刘爱芳两个人!


    即便是老张站在门口一步未动,刘爱芳也嗅到了浓郁的危险的味道!


    “你……你想干什么?”


    刘爱芳紧张的看着老张。


    老张一挑眉,嘿嘿笑着抱起了肩膀。


    “我想干什么,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现……现在不可以!我老公随时都会进来!要是被他看到了,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刘爱芳急忙和老张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避免肢体接触。


    “陈帅去洗澡了,我和他说,来厨房帮你的忙,他不会发现的。不过……要是想让我不动你,也可以,你先给我尝尝甜头吧。”


    老张摩挲着手掌,一脸激动的看着刘爱芳。


    


    “你别叫了!一会儿把陈帅喊过来,看你怎么解释!”


    听到老张这么说,刘爱芳顿时不敢出声了,僵直了身子,感受着老张粗糙的带有老茧的大手,一寸寸的朝着自己的皮肤上抚摸而来。


    “嘿嘿嘿,这才对吗,你乖乖的别动,我就什么也不干,这不是在帮你洗菜吗?”


    老张沿着刘爱芳的手臂,慢慢的往下滑去,紧握住她的小手,捏起水池里面的一颗柿子。


    “愣着干什么,抓紧洗菜啊。”


    老张一声令下,刘爱芳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紧忙捏起那颗小柿子,一点点的揉搓着。


    “小芳,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啊,平时都用什么沐浴露啊?”


    老张将脸埋在刘爱芳的脖颈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香气四溢的感觉,让老张心驰神往,忽然收回了一只手,就要沿着刘爱芳的腰间,往下探去。


    “我……是……陈帅给我买的。”


    刘爱芳咬着牙,回应道。


    老张的手上还沾着水,碰到刘爱芳的腰部时,一滴水珠沿着她的腰间,一点点滑落下去,刘爱芳浑身紧绷,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老张再起什么幺蛾子。


    “哦?是陈帅喜欢的味道啊……我也很喜欢啊。”


    老张一只手指,已经伸进了刘爱芳的腰带处,手指稍微一屈,就能看到里面的无限春光!


    刘爱芳倒吸了一口冷气,终于忍受不住,挣扎着躲到了一边。


    “你……住手!”


    还没等老张说话,两个人就听到浴室的哗哗水声,忽然停了。


    看样子,是陈帅已经洗完澡,准备出来了。


    “陈帅出来了,你先出去吧……我……要抓紧做菜了。”


    刘爱芳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老张一眼,直接蹲在地上,翻弄着陈帅买回来的那些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相关阅读

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我家有一个18岁足球员前位想加盟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不知怎么加盟的?
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中国人买了哪些欧洲球队
  • 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中国人买了哪些欧洲球队

  • admin职场指导
  • 中国人买了哪些欧洲球队 中国人2113入股以及控股欧洲球队:五大联赛:英超:5261南安普顿(莱茵达),4102曼城(中信资本),狼队(复星1653国际)意甲:国米(苏宁体育),帕尔马(双刃剑体育)西甲:西班牙
上海东方大鲨鱼俱乐部,CBA所有球队的名称
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尤文图斯的英文简称是什么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英超有哪些球队?
  • 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英超有哪些球队?

  • admin职场指导
  • 英超有哪些球队? 截止到2019年6月,英2113超有利物浦、曼5261城、曼联、切尔西、阿森4102纳、托特纳姆热刺、埃弗顿、纽卡1653斯尔联、阿斯顿维拉、西汉姆联、富勒姆、维冈
直播吧cctv5,直播吧cctv5怎么设置密码不让别人进啊?
宝宝,我们站着来一次 /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
  • 宝宝,我们站着来一次 /肉肉写的很细致的文np

  • fanhua006职场资讯
  • 或许,陈雯雯终究还是怕自己的名声被毁,终于没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同时也小心翼翼的松开了陈雯雯的嘴。陈雯雯果真是没有说话,低头看了一眼,她那诱人得身体,虽然还是那么让我心动,可
警花被打催乳剂_啊啊啊使劲啊
  • 警花被打催乳剂_啊啊啊使劲啊

  • fanhua006职场攻略
  • 说完,王铁柱便一把抱起钱小菊直奔不远处的一块平坦草地,同时把上衣脱下垫在钱小菊的身下。钱小菊紧紧的抱着王铁柱,声音呢喃的道:“铁柱,你不是说通往嫂子的心里那条路不用脚吗?现
战神狂飙,战神狂飙 修炼等级怎么划分的,详细一点
让人自慰黄文 /坐他头上让他口
  • 让人自慰黄文 /坐他头上让他口

  • fanhua006职场资讯
  • 我走到小区楼下,看着刚刚打完野战现在立马又腻乎在一起的情侣,最后竟…竟然走到了我隔壁的房间! 我慌忙的关上门,就跟中了彩票的几百万一样,激动的差点叫了出来。 我们这廉价
如来佛祖,“如来佛祖”的来历是什么?
  • 如来佛祖,“如来佛祖”的来历是什么?

  • admin职场资讯
  • “如来佛祖”的来历是什么? 如来2113佛祖(释迦摩尼)的原名乔达摩·悉达多(公元前5261565年~公元前486年)。是古印度4102北部迦毗1653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的王子,属刹帝利种姓。释
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赛场上球迷们疯狂表现令人不得不承认足球的魅力有毛病吗?